随信云链 - 随信云链是民营企业吗

13家银行供应链金融全梳理:从五大商业银行到城市商业银行创新不断

在传统展业模式中,银行开展供应链金融业务高度依赖于核心企业信用,并以线下模式为主,耗费人力精力的同时业务也面临难以上量的瓶颈。

在2012年的“钢贸大危机”中,诸多钢铁行业供应商采用货物多重抵质押的方式进行欺诈性融资,导致布局其中的银行不良率飙升,并自此对供应链金融心生怯意。

而如今市场的外部环境已悄然改变,近年来银行对金融 科技 力量越发重视,多家银行成立了直属金融 科技 公司,日渐成熟的智能仓储及监控、电子合同签章、区块链等新技术,亦被逐步应用到供应链金融业务中,过往银行在风控端的弱势正被不断抹平。

叠加国家对供应链金融业务的政策端强力支持,以及国内中小企业应收账款极大的市场融资缺口,银行“重返供应链金融战场”势在必行。而以互联网线上化、区块链等技术为支撑的新展业模式,正成为供应链金融业务的突围利器。

那么如今各家银行在供应链金融的布局上有何具体变化呢?智信据2018年各家银行发布的年报数据,对5家大型商业银行、4家代表性股份制银行、两家城商行以及电商系民营银行的展业概况进行了以下梳理:

▌ 工商银行

工商银行供应链金融业务的新变化主要体现在其线上小微金融服务平台上,平台主要包含纯信用类的“经营快贷”、抵质押类的“网贷通”,以及“线上供应链融资”三大主要产品。工行还与平台方中企云链合作,创新了可流转多层级的核心数字化应收账款确认凭据,将核心企业信用进一步向供应链末端小微企业延伸。

仅2018年前9个月,工行便已累计为1300户上下游客户发放超过450亿元的线上供应链融资。截至2018年末,工行的小微企业贷款总额达3216.85亿元,同比增长18.1%,小微金融业务中心的布局亦达到258个,全面推动供应链金融业务的落地。

▌农业银行

农业银行发力供应链金融首先体现在制度建设上,2018年农行总行建立了“普惠金融事业部+八大后台中心”的事业部架构,37家一级分行和重点二级分行均成立了普惠金融事业部,形成“三农+小微”双轮驱动的普惠金融服务体系。

在具体业务的推动上,农行主要通过发展“数据网贷”业务,向核心企业上下游小微客户提供全线上化融资服务。截至2018年末,农行已为众多核心企业的上下游小微企业发放贷款2.3万笔,总额达91亿元。而近期,农行也与平台方中企运云链合作推出了供应链新产品 “保理e融”,为核心企业上下游各层级供应商提供融资。

▌中国银行

凭借在国际贸易金融上的优势,中国银行早在2007年便推出了基于供应链融资的产品“融易达”,2009年成立供应链团队并正式发力供应链金融,在2009~2014年七年期间,其供应链金融业务发生额便从740亿元突破至1万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68%。2011年底,中行通过“银企对接”将平台融资方的订单信息直连中行系统的方式,实现了首个在线供应链金融项目的落地,后续通过此种方式累计拓展了京东、苏宁等300多家企业,在线发放融资超百亿元。

中行2018年年报亦显示,其正在参与“区块链福费廷(Block Chain Forfeiting)交易平台”和“数字票据交易平台”的建设和投产,未来将继续以“电子化”+“全球化”的方向拓展供应链金融业务。截至2018年末,其普惠金融小微企业贷款余额为3042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2.26%。

▌建设银行

建设银行在2018年提出了普惠金融发展战略三年规划,并在组织建设方面实现了普惠金融事业部在一、二级分行的全覆盖,累计组建小企业中心达288家。

具体到业务层面,建行则是围绕企业采购、制造、销售直至最终用户的信息流、物流和资金流“三流”的运作,设计研发了包括应收账款融资、金银仓、动产质押融资、订单融资、动产质押融资等十余个供应链融资产品。在业务受理中建行重点关注业务的真实交易背景,产品与企业信息流、物流和资金流的高度嵌入,以及需提供结构化、组合式的服务。截至2018年末,建行已累计向3.3万家企业发放了5385亿元的线上供应链融资,线上供应链合作平台达1184家。普惠金融领域贷款余额6310.17亿元,较上年新增2125.15亿元。

▌交通银行

交通银行开展供应链金融业务主要通过“蕴通供应链”平台进行,并主要围绕 汽车 及其他各行业核心企业,通过与国内大型物流公司开展质押监管合作,并与保险公司开展信用保险合作的形式,交行先后推出了“快易贴”、“快易收”和“快易付”等产品,打造了“蕴通e链”的一系列供应链融资产品。

截至2018年末,交行累计拓展境内达标产业链网络超3000户,产业链金融系列产品融资余额超人民币1100亿元,较上年末增长 22.42%,交行的区块链技术已在 汽车 物联网金融领域落地应用,应收账款链业务亦正在快速推进。

▌平安银行

平安银行(原深发展银行)是国内最早涉足并提倡发展供应链金融业务的商业银行,2002年,深发展银行成为国内首家系统性提出并推广供应链金融及贸易融资产品组合的银行,仅2005年,深发展银行“1+N”供应链金融模式就创造了2500亿元的授信额度,当年不良贷款率仅为0.57%。

在线上布局部分,针对产业链核心企业及其上游客户,2018年平安银行推出了供应链应收账款服务平台(SAS平台),提供线上应收账款的转让、融资、管理、结算等综合金融服务。SAS平台全面应用“平安区块链”、“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核心技术,对贸易背景的真实性实施智能核验和持续监测。截至2018年末,平安银行的SAS平台累计交易量已突破100亿元,为111家核心企业及其上游中小微企业提供服务。

▌浦发银行

浦发银行最早在2007年推出“企业供应链融资解决方案”,为核心企业提供信用服务、采购服务、存货周转、账款回收等融资支持。自2011年起,浦发银行致力于打造具有特色的供应链金融平台,并与中国移动、神龙 汽车 、中远物流等多家核心企业和物流公司合作,实现信息流、物流和资金流的整合。

在线上化的布局上,浦发银行围绕资产端核心企业的批量获客,落地了“京浦e账通”、 “京浦e商贷”等产品,并在线上供应链金融领域推出“政采e贷”和“票据池秒贷”等创新产品,以及云资金监管、e企行综合服务平台等产品。截至2018年末,浦发银行在供应链领域服务 科技 型企业客户超过3.13万户,推动 汽车 供应链20条,服务 汽车 行业上下游客户864户。

▌ 中信银行

中信银行供应链金融业务主要通过构建三大平台、四大增值链以及五大特色网络的方式推动。三大平台包括物流融资平台、同业合作平台及政府支持平台,四大增值链包括打造应收账款增值链、预付账款增值链、物流服务增值链、电子服务增值链,五大特色网络为 汽车 金融网络、钢铁金融网络、家电金融网络、电信金融网络及石化金融网路等。

中信银行也于2018年10月成功上线全流程线上供应链金融平台创新产品“信e链—应付流转融通”,将中信银行业务系统与核心企业的供应链金融平台对接,借助标准化电子“付款凭证”的多级流转,向其上游N级供应商提供全流程、线上融资。2018年中信银行还推出了国内首个区块链福费廷交易系统,并发布“区块链+供应链”试点创新项目,截至2018年末,其链上发生的业务量超过100亿元。

▌浙商银行

供应链金融是浙商银行目前发展的重要战略任务,浙商银行从2016年开始研究区块链技术应用,并于2017年8月率先投产基于区块链技术开发的应收款链平台。围绕供应链金融,浙商创新“池化”及“线上化”的融资业务模式,在三池(涌金票据池、涌金资产池、涌金出口池)的基础之上,继续围绕三大业务平台进行展业。

一是池化融资平台,其2018年签约客户达22290户,同比增长43.58%,池内资产余额3506.79亿元,累计入池应收账款笔数10.08万笔,入池金额约729亿元。具体产品“至臻贷”2018年签约客户1645户,同比增长26.25%,融资余额501.25亿元,同比增长44.68%。

二是针对核心企业财务服务的易企银平台,2018年共落地易企银平台234个,较上年末增长172.09%,平台累计融资367.85亿元,较上年末增长485.28%。

三是应账款链平台,截至2018年末,浙商银行落地应账款链平台1410个,同比增长近12倍,累计签发金额1228.78亿元,同比增长近4倍。

▌上海银行

上海银行于2018年10月发布了“上行e链”在线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并于今年4月新成立了供应链金融部,将业务模式扩展并覆盖至核心企业采购、生产、销售等各环节,同时运用大数据开始构建企业的信用模型。

“上行e链”以在线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为核心,包涵3大类共15项产品,通过与核心企业共建平台共享数据,掌握所需信息流、资金流和物流,形成闭环管理。同时上海银行通过与江苏润和软件合作,引入区块链技术,实现核心企业信用的可拆分、可组合支付,从而将核心企业的信用延展到二级、三级、四级供应商。2018全年上海银行实现供应链金融贷款投放524.87亿元,同比增长117.22%,在2018年上海银行年会上,这一数据预期到2020年将提高至1000亿元。

▌北京银行

北京银行布局供应 “e商融”的交易市场综合服务方案,借助大宗商品交易平台信用,为平台交易商提供全流程金融服务,打造“供应链金融+资金存管”线上创新业务模式。在具体产品层面,推出了“京信链”的在线供应链产品,将核心企业信用延伸至上游多级供应商,实现应收账款债权的拆分与转让。截至2018年末,北京银行小微企业公司贷款余额为4256亿元,同比增长19%。

此外,其他电商系的民营银行如微众银行、苏宁银行、网商银行等亦在供应链金融业务上有所布局。微众银行目前正基于区块链技术拓展供应链金融业务,除了自身拓展核心企业的方式,微众还提出了由微众提供基层技术,与城商行合作开展业务的“银银合作”模式。

苏宁银行则在2017年9月成功上线基于区块链的国内信用证信息传输系统(BCLC系统),并2018年9月开创了“物联网+区块链”的动产质押融资先河,基于某企业的煤炭存货苏宁银行给予了融资人动产质押的授信额度,并成功实现放款。同时,其区块链+物联网 汽车 库融平台,以及区块链+物联网3C商品监管平台也已提上发布日程。

随着各家银行在供应链金融业务展业的不断深入,这一业务将在服务实体经济的同时,为展业方带来新的利润增长点,金融 科技 技术的加成亦将持续推动市场业务模式的更新进化,并形成良性的业务生态循环。

供应链金融“信单链”真的脱了缰?“信单链”风险真的很大嘛、、

近日,财新周刊和票据圈儿都关注起了供应链金融业务,此一篇《监管之外的“类票据”江湖》,彼一篇《“信单”脱缰的野马?再过几年会产生怎样的风险?》(以下将两篇文章均简称“文章”),都直指“信单链”产品风险。看完这两篇文章,作为业内人,既有欣喜,亦有担忧。喜的是,又专业又复杂的供应链金融行业,终于迎来了高光时刻;忧的是,多大的赞美就有多重的诋毁!才刚崭露头角的“信单链”将遭遇怎样的同行相轻?带着这种担忧,他山想从自己的视角聊聊“信单链”。

0 1

“信单链”真的是“类票据”么?

“信单链”,也就是多级流转电子债权凭证,是一种可以线上拆分、流转、融资的债权凭证。市场上没有统一的称谓,有人叫“X信”,有人叫“X单”,有人叫“X票”,有人叫“X链”。总的来说,称为“X信”的更多一些,在这里,这些统称“信单链”。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的定义,票据是指汇票、本票和支票。在金融行业有融资功能的票据是指商业承兑汇票和银行承兑汇票,前者是企业信用承兑,后者为银行信用承兑。

二者有一定的相同点:

电子债权凭证和商业汇票都是企业在贸易过程中基于赊销产生,体现的都是付款企业的强势地位,产生的实质是因交易双方商业地位的不同。

同时,二者也有诸多不同之处:

1、性质不同

电子债权凭证是债权转让,本身并非支付手段,“信单链”由一方转让给另一方,应收账款并没有灭失,付款人的抗辩权利只有通过事先约定来规避;票据是一种支付工具和支付手段,票据背书转让后,应收账款即灭失,因其无因性,承兑人不能以商业纠纷为由到期拒付。

2、法律依据不同

电子债权凭证的拆分、流转、融资都是债权的转让,法律依据是民法典,票据的出票、承兑、背书、转让、贴现,法律依据是票据法。

3、流通场所不同

电子债权凭证的流转在供应链金融平台,供应链金融平台由包括银行如工银E信、大型核心企业如欧冶金服的通宝、第三方平台如中企云链。无论是签发凭证的企业,还是接收、转让、融资的企业,甚至是提供资金的资金方,都需要在平台注册成为会员(银行自建的平台拥有银行账户即可),相对封闭。票据的流通场所是票交所,其出票、承兑、背书转让、贴现通过票交所的登记实现,企业的操作只需要拥有一个银行账户即可。

4、流通方式不同

电子债权凭证通过债权的转让实现流通和融资,可以拆分转让,可以无追索权的卖断,票据通过转让来流通,通过质押、贴现来融资。客观地说,正是参考票据的背书转让特性,供应链金融业内创出了电子债权凭证;而受到电子债权凭证的拆分启发,产生了供应链票据这一可拆分的产品,但依据票据法,票据可以追索前手,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卖断。

可见,“信单链”与票据有本质的不同,并非“类票据”。

0 2

“信单链”真的游离在监管之外么?

自2017年起,国家便大力鼓励和发展供应链、供应链金融。尤其是在当今受疫情影响之下,国家鼓励“内循环、双循环”,供应链稳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企业间的竞争已经是供应链的竞争,供应链金融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但“信单链”真的完全游离在监管之外么?

文章中提到,“链上企业持有的电子应收账款凭证只能向核心企业或平台的合作保理公司、合作金融机构申请融资,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持有人的融资难度”。

事实上,从实操角度,电子债权凭证的开立,均是基于付款人在金融机构的授信额度,在额度内开立,而接收方接收电子债权凭证之后,即可以向平台上的金融机构申请融资,融资形式本质是保理业务。

在我国,能开展保理业务的主体一是银行、二是商业保理公司,这两类机构,均已被纳入监管,并非游离在监管之外,只能说,监管方式和监管效果不同罢了。

而商业保理公司自“205号文”之后,也进入严监管时代,市场上绝大部分银行根本不愿意给予商业保理融资,如今能获得融资的商业保理公司一是有产业背景的,但其授信额度是基于产业核心企业信用,很难依赖保理公司自身信用;二是央企保理公司。

但即使能获得融资的商业保理公司,其主要的融资也来自于银行,加上银保监会有“穿透底层”的监管要求,所以,无论是商业保理公司还是银行,最终依然在银保监会的监管之内。

既然是在监管之内,其融资端是有准确的数据报送的。的确,在非融资环节,平台没办法向金融监管部门进行数据报送,但文章也指出电子债权凭证“流动性差,很难在企业间或金融机构间流转”,既然难以在企业间流转,平台也相对局域和封闭,绝大部分的流转是具有真实的贸易背景。既然有真实的贸易背景,与贸易相关的数据会被国家各个部门所记录,而接收到电子债权凭证的中小企业,也会尽快采取融资变现。

有实操数据显示,运营好的平台,融资率能到60%以上。而且,不同的平台有不同的要求,有些平台要求每一层流转均需上传贸易背景。可见,“信单链”并非游离在监管之外。不仅如此,在“信单链”出现不足7年的时间里,市场至今没有一单风险事件,也侧面证明监管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0 3

“信单链”风险真的很大么?

事实上,在“信单链”出现之前,传统的应收账款融资确实有很大风险。文章提到的“成宇案”、“李仕林案”正是传统应收账款融资下的产物。在“信单链”出现之前,保理业务最大的风险是欺诈,裁判文书网很多保理业务案件都与欺诈有关。无论是银行还是商业保理公司,操作的传统保理业务风险层出不穷。

正是看到这一点,供应链金融业内人士才创新了“信单链”类产品,应该说,通过线上化的手段,通过CA的认证,通过数据信用,已经很好地解决了这类欺诈风险,而金融机构只需考察信用风险即可,大大降低了应收账款业务的风险。对比近年因假央企问题出现的电子商业承兑汇票风险事件,“信单链”因为有银行对核心企业的集团授信、核心企业单体信用的审核,这类风险反而没有出现。

0 4

国际通行的做法适合中国?

中国的各类金融产品与国际上的金融产品有很大的不同,拿对公信贷来说,国际上审核一家企业,不会过于看重股东背景,而在国内,股东背景是金融机构审核第一要点;在审核企业的信用状况时,国际上更看重企业的现金流状况,而国内更加重视抵押担保。

以商业保理行业为例,保理公司四项功能:资金融通、应收账款管理、应收账款催收、信用风险担保,国际上,资金融通只占商业保理公司主营业务的一部分,很多发展较好的保理公司以应收账款管理为主业和利润来源,更多以提供保理服务为主,保理业务也以无追索权保理为主;而国内的保理公司几乎均以资金融通为主业,以有追索权保理为主。究其原因,还是国内的信用体系不健全,法律不完备。

所以,国际上供应链金融业务即使真的是以应收账款和存货融资为主,也不能证明我国的供应链金融产品,包括订单融资、存货融资、应收账款融资,以及应收账款融资中创新的电子债权凭证多级流转的融资形式就是有问题的,就不是真正的创新!

应该看到,近年来,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在应用领域,国内金融的发展速度已经远超国外。所以辩证地讲,对于国内的某类金融创新,在没有经过充分的论证和实践检验之前,既不能一味地肯定,也不能盲目地否定。

0 5

大企业建供应链金融平台为了盈利?

不可否认,部分企业的供应链金融平台,自身确实是以盈利为目的。但产业背景的企业成立供应链金融平台,盈利一定不是第一要务。正如国家所期望的,产业公司自建供应链金融平台,是为了稳固自身供应链,保障供应链条的稳定。当然,只要组织形式是公司,就要养活团队,就有成本,盈利是必须的。

但我们应该了解,国家鼓励供应链金融和普惠金融发展,实实在在解决了部分中小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效率低问题。供应链金融的头部,是核心企业的信用,而尾端就是令中小企业受益的普惠金融。

在国家的大力推动下,“信单链”上尾端的中小企业,年化5%的成本并非不能实现,有些略大一点的企业自然更低。这样的成本水平完全基于信用融资,无需企业提供任何抵押担保。这在“信单链”发展起来之前无法想象。在中大型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具备抵押担保的条件下动辄年化10%以上的融资成本面前,一个年营业收入几百万、几千万的小微企业能拥有这样的资金价格,难道不是一种创新和进步么?在这种综合成本之下,供应链金融平台获得年化0.2%-1%的收益,对比担保公司年化1.5-3%的担保费,信托公司0.5%-1%的通道费,如果这算盘剥,其他金融机构应该是什么?

0 6

“信单链”与票据会是什么关系?

两篇文章充满了对“信单链”的质疑,对票据的推崇。请各位票圈儿的朋友理性看待“信单链”的发展。其实,每一种金融产品的出现,都有其 历史 原因和发展需要。“信单链”与票据,都是供应链金融领域的服务产品,都在为解决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效率低问题而努力,二者并非“此消彼长”的关系。如果说到大型核 心企业盘剥中小企业,无论是通过票据还是“信单链”,都无法避免。国家已经出台了包括《保障中小企业款项支付条例》等一系列政策和举措,旨在降低大型企业对中小企业的盘剥。剩下的,交给市场去优胜劣汰。毕竟,无论哪种金融产品,也解救不了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失败的企业。

未来,随着越来越多平台的出现,多平台之间的互联互通已经成为发展的必然,业内如中企云链、欧冶金服等已经在尝试多平台之间的互信互认。多平台互信互认的基础,是“信单链”的强流动性支撑。强流动性的前提,依然是资金方,尤其是银行的大力支持,如果要实现平台间的互联互通,金融端:银行总分支机构要信息共享、协同联动,银行间依靠同业授信互相打通;产业端:要有产业集群、产业生态作支撑。只有产业与金融结合,才能有互联互通的可能。

最后,说说接入票交所的平台。他们并非为了获得票交所的背书,其核心还是想丰富自身金融产品,更好地为产业链服务。而目前,供应链票据业务量不大,核心原因票圈儿的朋友都清楚,绝对不是平台本身不想推。待2023年,全国银行业的票据系统升级之后,供应链票据的业务量会少么?

那个时候,“信单链”又将面临怎样的处境?

作者:他山

随行付支付中期业绩曝光:交易量增至8300亿,同比增长15%

近日,高阳 科技 (00818.HK)发布了2021年中期业绩报告。随着财报的出炉,旗下持牌支付机构随行付的业绩情况也浮出水面。

2021年上半年,随行付支付交易额约8300亿元,同比增长15%。累计向代理商支付佣金约11.25亿港元(9.37亿人民币),同比减少6379万港元(5300万人民币)。

交易额增至8300亿,分润却减少5300万

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高阳 科技 公司收入22.16亿港元,同比增长10%;实现期内溢利33.73亿港元,同比增长14.69%,截至6月30日,高阳 科技 资产总值为112.9亿港元,同比增加16%,流动资产净值为40.7亿港元,同比增加8%。

据支付圈了解,高阳 科技 主营业务包括支付交易处理解决方案、金融 科技 解决方案及服务、信息安全芯片及解决方案、平台运营解决方案、金融解决方案、电能计量产品及解决方案等六个部门。

其中,支付交易处理解决方案为高阳 科技 的主要营收,占比高达近80%。财报显示,2020年,高阳 科技 支付交易处理解决方案业务实现营业额16.73亿港元,同比增加5%,经营溢利为2.8亿港元,同比增加24%。

据了解,高阳 科技 主要通过重庆结行移动商务有限公司在境内开展支付业务。重庆结行成立于2002年,持有随行付80.04%股份,为第一大股东。

中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上半年,随行付活跃国内商户数超过340万户,支付交易额约8300亿元,同比增长15%。其中,2021年6月月度交易量约为1370亿元,二维码支付交易额增长超过2.5倍,同时引进1000多家SaaS服务商助力小微商户提升交易额,提升经营效率。

另外,公司2021年度上半年累计向代理商支付佣金约11.25亿港元(9.37亿人民币),同比减少6379万港元(5300万万人民币)。

对于盈利同比大幅增长,公司提及,主要由于所处理的交易量增加,以及因在管理疫情爆发及于全国采纳疫情防控措施方面取得巨大成功使中国的消费者对商品及服务的消费逐渐复苏使利润率得以提升。

公司表示,将加大产品创新,提升企业竞争力,上半年先后推出多款创新 科技 产品解决方案,从获客、行销、经营、决策等方面,多维度助力商户数位化改造。

公告还提到,2021年下半年随行付将持续强化合规反洗钱风险履职,加大风险防控投入,降低各业务条线监管政策风险,并积极准备、按时完成《非银行支付机构经营许可证》续展工作。据了解,2022年6月,随行付将迎来第二次支付牌照续展大考。

小贷业务逾期严重

2021年上半年高阳 科技 将「金融 科技 解决方案及服务」剥离出「支付交易处理解决方案」分类。金融 科技 解决方案及服务主要包括:小额贷款、供应链金融、保理业务、信贷评估服务以及相关产品及解决方案。

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该部门业务营业额为1亿港元,同比增加逾32%,同时,上半年公司信贷减值亏损为3314万港元,信贷减值亏损主要由于账龄较长应收贷款的额外减值亏损拨备所致。

具体来看,截至2021年6月30日,应收贷款总额为13.21亿港元,同比增加21%,其中,逾期超过1至3个月的贷款1969万港元,与去年同期增加了85%;逾期超过3个月的贷款共5110万港元,同比增加30%。

此外,中报还提到,供应链金融板块取得了发展,旗下产品涵盖随信云链、银企链、随票闪贴等。随信云链主要服务核心企业供应商,银企链是核心企业金融平台和银行的连结器,随票闪贴平台则是持票企业和银行的连结器。截至二零二一年六月底,合作的银行数量已突破14家,累计服务供应商2860家,帮助各级供应商累计融资超过人民币90亿元。

SaaS是什么意思?

SaaS,是Software-as-a-Service的缩写名称,意思为软件即服务,即通过网络提供软件服务。

SaaS平台供应商将应用软件统一部署在自己的服务器上,客户可以根据工作实际需求,通过互联网向厂商定购所需的应用软件服务,按定购的服务多少和时间长短向厂商支付费用,并通过互联网获得Saas平台供应商提供的服务。

[2]SaaS应用软件有免费、付费和增值三种模式。付费通常为“全包”费用,囊括了通常的应用软件许可证费、软件维护费以及技术支持费,将其统一为每个用户的月度租用费。

[3]SaaS不仅适用于中小型企业,所有规模企业都可以从SaaS中获利

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招聘信息,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怎么样?

数据来源:以下信息来自企业征信机构,更多详细企业风险数据,公司官网,公司简介,可在钉钉企典 上进行查询,更多公司招聘信息详询公司官网。

• 公司简介:

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07-29,注册资本19990.000000万人民币元,法定代表人是申政,公司地址是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67号17层1704,统一社会信用代码与税号是91110000580893270A,行业是金融业,登记机关是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经营业务范围是互联网支付(全国)、移动电话支付(全国)、银行卡收单(除吉林、辽宁(含大连)、浙江(含宁波)、福建、黑龙江以外地区)(支付业务许可有效期至2022年06月26日);第二类增值电信业务中的信息服务业务(仅限互联网信息服务)互联网信息服务不含新闻、出版、教育、医疗保健、药品和医疗器械、电子公告服务(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有效期至2021年10月08日);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票务代理;销售电子产品。(企业依法自主选择经营项目,开展经营活动;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依批准的内容开展经营活动;不得从事本市产业政策禁止和限制类项目的经营活动。),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工商注册号是110000014123931

• 分支机构:

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注册号是340100000734054,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是91110000580893270A

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注册号是110105014752101,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是91110000580893270A

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注册号是510100000276135,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是91110000580893270A

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注册号是210204000061553,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是91110000580893270A

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福建分公司,注册号是350100100306876,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是91110000580893270A

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甘肃分公司,注册号是620102200262356,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是91110000580893270A

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注册号是440126000264147,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是91110000580893270A

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注册号是450103000022306,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是91110000580893270A

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注册号是520102000553452,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是91110000580893270A

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海南分公司,注册号是460100000476613,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是91110000580893270A

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河北分公司,注册号是130105300009429,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是91110000580893270A

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河北分公司邯郸业务部,注册号是130402300018356,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是91110000580893270A

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注册号是410105000331977,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是91110000580893270A

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黑龙江分公司,注册号是230103100330113,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是91110000580893270A

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湖北分公司,注册号是420102000246335,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是91110000580893270A

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湖南分公司,注册号是430192000048056,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是91110000580893270A

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注册号是320106000200928,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是91110000580893270A

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江西分公司,注册号是360102220008460,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是91110000580893270A

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辽宁分公司,注册号是210137100006358,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是91110000580893270A

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内蒙古分公司,注册号是150105000077944,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是91110000580893270A

• 对外投资:

北京银企融合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申政,出资日期是2014-07-29,企业状态是在营(开业),注册资本是1000.000000,出资比例是100.00%

南昌随行付网络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薛光宇,出资日期是2017-09-21,企业状态是在营(开业),注册资本是50000.000000,出资比例是100.00%

江苏随行付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薛光宇,出资日期是2017-05-08,企业状态是注销,注册资本是40000.000000,出资比例是100.00%

重庆鑫联随行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薛光宇,出资日期是2018-12-21,企业状态是在营(开业),注册资本是500.000000,出资比例是100.00%

北京随信云链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薛光宇,出资日期是2017-11-15,企业状态是在营(开业),注册资本是1000.000000,出资比例是100.00%

随行付(北京)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申政,出资日期是2014-03-21,企业状态是在营(开业),注册资本是1000.000000,出资比例是100.00%

• 股东:

重庆结行移动商务有限公司,出资比例80.04%,认缴出资额是16000.000000

申政,出资比例9.95%,认缴出资额是1990.000000

黎会敏,出资比例4.80%,认缴出资额是960.000000

薛光宇,出资比例3.20%,认缴出资额是640.000000

葛晓霞,出资比例2.00%,认缴出资额是400.000000

• 高管人员:

葛晓霞在公司任职董事

申政在公司任职经理

申政在公司任职董事长

薛光宇在公司任职董事

张韬勇在公司任职监事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微信号已复制,请打开微信添加咨询详情!